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花都城计 断臂
    五十

    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

    张宗乐的剑重伤十五余护卫,飞镖命中十位弓弩手,本以为胜局已定,可是佐利带领五十护卫支援,队伍共计六十五人。

    “上午比试,我不该打伤你,请你原谅我的错,让我离开行吗?”虽然张宗乐实力强劲,但是护卫多得吓人,压根没有胜券把握,唯有自保才能存活。

    佐利脑海里满是过往蒙羞画面,痛恨得龇牙咧嘴,巴不得把张宗乐碎尸万段,他指挥着护卫冲锋,面对队伍冲锋,毫无商量余地,张宗乐只能拼死反击,哪怕惨死。

    单剑双刀三截棍四流星锤的武器层出不穷,五处六面七上八下方的攻势源源不断,这场惨烈战斗持续甚久。

    张宗乐是中上水平剑客,尤其是擅长单打独斗,,他能战胜的武者很多,但是他应付不住六十倍武者集体进攻,除非能像剑豪和名剑客,他们能使用强大剑气碾压住百倍千倍攻势,做到瞬间秒杀的地步。

    面对众敌,张宗乐顾不及情面,不再留情重下死手,杀一个算一个,可是护卫们不再硬刚,前方人会闪避,后方人会偷袭,相互轮换交替就成缠斗,消耗张宗乐的体力。

    无数剑声吵杂刺耳,无数剑影若隐若现,张宗乐神绪绷紧如孤弦,体力流失严重,气息动荡起伏,动作变慢,剑势变弱,佐利混在护卫队伍中,伺机捂着剑冲出来,剑深深刺入张宗乐肩膀,重伤他。

    护卫们稍微后退,留出空位,张宗乐是右肩膀重伤,握剑已经无力,痛苦跪下,佐利拔出剑,怒吼道:“我终于能够一洗前耻,手刃仇敌!”

    危机时刻,魏斌才姗姗来迟,他挥舞着弹棍使出绝技【蛟龙出海】,刹那间,掀起狂风急流,尘埃满天飞扬,弹棍高速挥动呈现龙形影子,打得护卫们凌空翻滚,口水眼泪横飞。

    佐利看到魏斌吓得颤抖,张宗乐微微一笑,更换左手握剑,起身用剑刺进佐利腹部要害,两人紧紧靠着,佐利瞳孔睁大,嘴流红血,欲言又止地倒下身亡。

    张宗乐看着佐利甚是遗憾,他已经给过多次悔过机会,可是佐利不念情义,为功利不择手段,此人活着是种祸害,不如杀掉。

    佐利的死深深打击到护卫们,他们表面是保护庄园,实际是佐利雇佣的武者,为金银作非法勾当,于是他们打算逃跑。

    “不要让他们轻易逃跑,通通抓起来!”张宗乐话语明确,魏斌果断作事。

    魏斌的绝技【蛟龙出海】是利用弹棍特点快猛,不断旋转弹棍制造急速气流,气流成狂风吹起尘埃飞扬,尘埃飞扬模样像似波涛汹涌的大海,朦胧视线,弹棍高速来回挥动像是一条条蛟龙,猛烈进攻,继续把逃跑护卫打得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出色弹棍令张宗乐痴醉,他看着手里中良剑,笑道:“我一直渴望跟弹棍高手合作,机会难得!”于是张宗乐模仿魏斌绝技,使出【青龙出云】临时自创剑招。

    【蛟龙出海】和【青龙出云】招式大同小异,前者用弹棍,后者用利剑,合作用出时,风云皆色变,天下皆颤动,威力强大,惊心动魄,这就是武者魅力。

    一会时刻,前后护卫伤者共计九十人,全部都捆绑起来,张宗乐简单处理肩膀剑伤,身旁魏斌表示自己按计划埋伏草坪很久,终究不见无名踪迹,于是自己过去大会看下情况,看到无名晋级决赛。

    “无名没有令我失望,能赢就好。”张宗乐话音刚落,祖庙里走出个年轻护卫,他用橙姨作人质不断威胁两人离开,可是他害怕得颤抖,显然他是佐利安排最后手段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靠近……祖庙!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们不会伤害你,请你丢掉匕首,不要伤害到橙姨。”张宗乐好意劝说,年轻护卫有点犹豫不决,可是橙姨喊话:“儿子(假),你别担心我,赶紧把祖庙暗道的百姓救出来!”

    橙姨莫名的勇敢无疑刺激到年轻护卫,意识到自己有罪,他慌张挥动匕首,此时,石留拿起陶缸从后面袭击,将他打晕,同时救出橙姨,慌张地问道:“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还没死,可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?”张宗乐疑惑,石留扭动骚姿,娇滴滴回话:“我已经认定你就是我的男人,所以就偷偷跟你过来祖庙。”

    石留虽然长得丑陋,但是看重感情,那是她对张宗乐深深爱意,相反,张宗乐看着她装模作样地丑态,瞬间感到反胃,于是敷衍道:“好吧,你就作人证,随我把重要任务完成,我在考虑跟你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,魏斌和橙姨吓得目瞪口呆,心想——难道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吗?

    护卫们解决完,四人便进祖庙暗道成功营救出被拐人口,这些人多是寻常百姓,少有锦衣卫间谍,一个锦衣卫间谍悄悄向张宗乐汇报:“程峰和程晓一边拐卖百姓,一边刑审百姓是不是北汉锦衣卫间谍,他们想套出情报来讨好军机三处处长奉贤,谋取官利,同时把百姓卖给东洋人作奴隶,赚取金银,这边有不少锦衣卫被卖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先收拾程峰和程晓,至于东洋人怎么处理,先等等北汉锦衣卫指挥官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张宗乐轻声留话,便带着百姓离开,前往比武迎亲大会,希望无名能拖延住时间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傍晚日西落,程家庄园挂满灯笼。

    底层亭苑游客热闹,中层宅院佣人忙碌,顶层高台观众满座,主席位置程老金就位,他笑意浓浓的期待比武胜者诞生,关于决赛两名武者都是欢喜,一个是年轻有为的无名,一个是家族盛旺的奉添。

    奉氏家族在延国邯郸有点名气,尤其是军机三处处长奉贤,至于奉添就是奉贤的侄子,他文武双全,能写诗文,能用百般兵器。

    程晓对奉添有信心,压根没把无名当回事,如果奉添胜出,那么他就能迎娶程溪,这样自己与奉贤合作关系会更牢固,更有能力夺得程家庄园继承权及控制花都城。

    程益畏惧奉添的身份,认为他肯定是奉贤派来的人,若是他胜出,以他实力肯定会威胁到自己继承人位置,于是程益偷偷令人在他饭菜里软筋散,想他落败于无名。

    程峰把会场护卫调去对付张宗乐,仍是没有消息,甚是担忧,身旁宋福表示张宗乐孤身一人无法对抗众多护卫及弓弩手,不必多虑。

    程明提前派出人监视住祖庙动向,由探子回话张宗乐力敌三十护卫,实力惊人,以少胜多,极有机会成功营救百姓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各自谋划备事,究竟谁才能笑到结尾,成为胜利者呢?

    铜锣敲响,决赛开始,双刀武器分两种,一种是小快双刀,长度约三百五十毫米,刀身较为厚重且坚硬,刀法刚烈,近身作战优势大,另一种就是大块双刀,长度约八百五十毫米,刀身较为轻薄且柔韧,刀法灵活,远身作战优势大。

    奉添手持双刀正是大快双刀,它能克制长剑,显然奉添是有备而来,无名见识甚浅,对双刀的理解为零,糊里糊涂地冲过去攻击。

    面对无名挥剑,奉添完全不在意,他先是轻松闪避剑招,再拉开身位,腾出空间挥动大快双刀,掀起阵阵急风,无名认真注视双刀的动向,发现双刀间交错有序,不留缝隙。

    “你不该让我大快双刀挥舞起来,一旦双刀挥舞,你便无处可躲!”奉添话里说明,可是无名不信,他使出【飞燕踏步】快速偷袭奉添下身位,奉添没有闪避,而是用刀互拼。

    刀与剑相互碰撞发出巨大声响,甚至溅出火星光芒,碰撞力度一半抵消,一半会沿着兵器反弹到使用者手腕,无名年轻且身材偏瘦,手腕关节难以承受强烈震动,非常疼痛。

    奉添右手握住把大快刀压住无名时,举起左手大快刀砍向无名,无名躲避不及,后背被砍伤,血迹立即染红衣裳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再用力,你就被大快刀砍死。”奉添忌讳着规则(不能蓄意杀人),于是刀下留情,至于无名死里逃生,手腕疼痛难忍,身背更是血肉模糊,额头不停流汗,张嘴不断喘息,虚弱问道:“你手腕为何无事?”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告诉你,其实我擅长各种兵刃,懂得兵刃之间相互克制原理,所以我就使用大快双刀对付你的下良剑,大快双刀挥舞像是保护罩,不管你用剑四面八方攻击都能格挡住,而且刀剑激烈相撞时,反弹力度甚大,大快刀刀身轻薄有利于分散力度。”

    奉添道出原由,无名才明白,想起刀剑相撞时,巨大声响来自于大快刀刀身震动,震动把反弹力散出,才不会伤及他手腕,相反,剑不像刀,剑就是坚硬实心,顾反弹力度会伤到自己手腕,如今无名手腕伤得麻痹,很难用力。

    “别再挣扎,赶紧认输还能保住性命。”奉添劝降,无名身体颤抖地慢慢站起来,不服念道:“我不能输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会有规定不能蓄意杀人,可是没规定不能把人的手脚砍断,我听程峰提过你,你就不该来庄园,更不该参加大会。”奉添瞧不起无名,同时狠意已决,他提着双刀猛烈狂砍无名,五回合攻击令无名无力反抗,他手腕疼得握不住剑,只能跪地用话语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奉添人狠话不多,他举起大快刀斩断无名左右手臂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(实属薄荷莲花原创,注:绝技有两种意思,第一种是自己能绝对打赢对方的意思,第二种是自己绝学的意思,这是属于原作者的武侠世界观,另外不要抄袭,无耻的人才会抄袭,不要看盗版,无耻的人才会看盗版,赶紧到——纵横中文网——看原著吧!)
为您推荐